真切化的努力中

2017-05-16 15:15

讲说是与你对饮,猜拳行令,哥儿俩好啊,宝一对啊,高谈阔论,兴高采烈,冲撞走火,一吐心中块垒。

讲说《红楼梦》是真享受,在讲说中,在交流中,在碰撞中出火花,来电,有新收获,有新感想,有电闪雷鸣。在全力地通俗化,口语化,生活化,真切化的努力中,你才能还原《红楼梦》的活气活力活态动态,还原《红楼梦》的来自生活的丰富与力量。这就是我爱说的: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,不假;同时,欲知人间事,更下一层楼。你有什么学问也好见解也好,要与老百姓对话呀!“红楼梦”可不只是什么什么红学,“红楼梦”是生活,是世界,是大活人,好人和坏人,男的和女的,是你我他她都能感染体悟的人生。

说一说,再说一说《红楼梦》,说《红楼梦》就是说中国,就是说自己,更是说人生,说情爱,说管理也说政治,更是说文学,说小说创作。这也就是说咱们的五行八作,酸甜苦辣。你活了七十七了,你的人生历练跟感情经验,不足以说完全它,再活七十七岁吧,你的人生历练与感情体验,也不一定说得准、说得全它呀!

“红楼”已经谈得太多了,你本人也写过三本四本书了,干吗还要再讲一遍《红楼梦》呢?

更多资讯请关注

比如我写过多次,说是搜检大观园时探春的一段话,更像作者曹雪芹的话,探春小女子,说不了那么深。但是讲着讲着,我又想起从一开头,对于大观园内的治安形势,探春与贾母的观点就针锋相对。探春比较客观,贾母忽然凶相毕露。这反映了贾母老一代当年冲杀格斗、杀出一条血路的背景,而且探春在与宝钗、李纨三套马车执政期间了解了府内的更多的腐败,她对于搜检有强烈的反应,应是可能的。

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同时《红楼梦》还时时处处谈情说爱,谈得那么仔细,说得那么平常,而又是生离死别,杜鹃啼血。世间最说不清的是爱情,不用多说,给他或者她一本《红楼梦》与王蒙的讲说、评点看一看吧,如果他不能为之动容,请少女少男们仔细,他乃无情人也!

官方微信

写是自斟自饮,像李白似的,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,我歌月徘徊,我舞月凌乱。也像苏东坡,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

我对讲说的要求是:口语化,即兴化,现场化,透明化,生活化,就是说,我讲的是活人的话,是充满生活气息的话,说的是生活中的活人与活事,是与你一来一往一呐一喊一应,一个逗哏,一个捧哏的话。

东北大学

我特别喜欢写秦显家的夺权一段,因为它太能叫人产生联想了。过去,我注意的是处理玫瑰露事件中平儿的鸽派路线与凤姐的鹰派路线。这次讲到平儿,我更注意的是她对“偷”玫瑰露的彩云的态度与彩云的回应。平儿明知是彩云拿了玫瑰露,但为了彩云与探春的情面公开地为之打掩护,于是彩云干脆站出来承担责任。中国人之讲情面,十分动人,但过分讲情面的后果又会是藏污纳垢,积重难返。于是我把重点放到中国的情面文化上来讲,讲的内容不但对于读者是新鲜的,对于我本人也是新鲜的。

东北大学

这么一讲就有了新发现。比如宝玉一见黛玉就摔上玉了,这样关键的情节,本人始终没有得到也没有做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。我终于明白了,这是少年之恋,这是天生的绝配之恋,这是天真无邪的互相认同,宝玉各方面,黛玉各方面,二人必须,二人应该互相匹配,互相配伍,一句“可有玉没有?”——我老觉得应该是“妹妹,你有玉吗?”他那个天真纯洁的美好与完满的期待,令人泪下。如果讲到这儿您还不懂,那么您想想看,如果黛玉不是没有玉,而是“我有啊,我这儿也有一块,咱们换着戴一戴怎么样?”万岁,谁能不乐疯了?读者能不高兴吗?再说,一见面就摔玉,如此这般,二人的有情人不成眷属的悲哀,从他们的符号上的不对称不平衡上先验地表现出来了。

王 蒙(北京)

过去,多是写文章和写书。这次是比较完整地在山东教育电视台讲。

腾讯官方微博

新浪官方微博

(本文是作者为新著《王蒙的红楼梦·讲说本》写的前言,此书收辑了即将播出的作者在山东教育台录制的“红楼梦系列讲座”全文。)

东北大学

我哪怕准备了好几次腹稿与大纲了,我哪怕讲前二十分钟还在那儿俯案磨枪,一讲起来,稿子全放到了一边,我与您说了起来,聊了起来,砍(不只是侃)了起来也抡了起来了。人生多少快意事,首推尽兴讲“红楼”!

讲说与写作是两种体验,两种气场,两种心绪。写是自我陶醉,沉吟徘徊,自思自叹,摇头摆尾。讲说呢?是交流沟通,解释答疑,通透明白,拍案惊奇,难免互相抬杠,抬杠完了再劝慰:各自后退一步,也许咱俩的看法没有那么大参差。

About...

“三证149期玄机图合一”看起来事小,六个彩第086期搅珠结果给群众带来的便利却不少少填了许多表,少

热门阅读
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