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自由竞争领域

2017-03-15 08:39

餐饮最低消费究竟是合理的市场觅价行为,还是违法的霸王条款?民间见仁见智,官方痛打不疑。商务部近日发布《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(试行)》。按照新规,下个月起,国家将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。若有违反,最高可罚3万元。

商家自然不是傻子,新规要是敢于较真,我看无非两个结果:一是餐厅拆了包间,消费者享受不到差异化的餐饮服务,大家都挤在大堂就餐好了;二是学习移动通信运营商,一律“套餐价”,实在不行还可以增设“服务费”、或者设置进包厢消费的“最低人数”。弄倒最后,还是换汤不换药而已。真要这么折腾,消费者得了什么好处?

早在今年2月,最高人民法院回复媒体采访时就明确了,“禁止自带酒水”、“包间设置最低消费”均属于霸王条款。随后的3月15日,新修订的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正式实施,规定“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加重消费者责任”。舆论普遍认为,“包间最低消费”、“开瓶费”等霸王条款在法律层面宣告终结。

不过,现实归谬了法令之善。放眼望去,从广州到天津,从深圳到昆明……市场交易中的餐饮最低消费从未禁绝。今年9月,上海媒体总结最低消费禁令的“半年报”,结果发现:全聚德包房设最低消费,上海会馆明确规定包房最低人均消费200……申城七成受访饭店仍在设包房最低消费。面上的数字可能更有说服力一些。不久前,中消协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:2014年上半年,餐饮服务投诉同比增长高达67.5%,引起纠纷较多的仍然是开瓶费、最低消费等老问题。这些年,禁止餐饮最低消费的声音此起彼伏,不过,餐饮最低消费就像小游戏“打地鼠”中的地鼠,层出不穷,打而不绝——弄得禁令大多不了了之,最终偃旗息鼓。

所有的道理无非一个问题:禁止餐饮最低消费,那么,包厢成本谁埋单?

存在,当然未必就合理。制度设计敏感于消费领域的格式条款,也算得上一片冰心。不过,还有个逻辑值得考量:能设置最低消费的,显然不是夜市排档,也不是小饭店、小面馆,而餐饮市场基本算是充分竞争的自由市场,在这个领域,消费者不存在不能用脚投票的权利与能力。如果店家充分履行了告知义务、不存在强买强卖,那么,大厅与包厢差别定价,怎么就侵犯了自主选择等权益呢?这就类似飞机上头等舱与经济舱,服务不同、硬件不同,价格自然不能同日而语。如果包厢最低消费算“霸王条款”,要罚款,是不是意味着经济舱的乘客也应该享受头等舱的服务?

刚刚过去的黄金周,有游客到五台山景区就餐发现,明清街一家较大酒店的“台蘑炖山鸡”售价400多元。山西省物价局方面称,除非价格高得离谱,否则物价局不会干预。“明码标价,嫌贵就不要点,但不准强买、宰客。”在非充分竞争领域,价格监管如此“心宽”,在自由竞争领域,倒对包厢价格指手画脚,算不算行政之手在市场怀里乱摸?

事至如此,论说到底,无非几个原因:一是制度设计语义模糊。正如法律人士所言,“一般来讲,只有最高法以明确公文颁布的,才能被称为司法解释。年初,最高法给媒体的回复不能视为司法解释。”因此,当真维权也比较困难。二是情理上似有宽宥之处。譬如包厢服务,往往耗费更多的人力物力,从价格形成机制上说,区别定价也是情有可原。三是市场监管部门睁只眼闭只眼,未必将此类霸王条款放在心上。譬如广州市工商局此前曾明确表态,“新消法对餐饮企业设‘最低消费’并无明确禁止性条文,对于‘最低消费’也不能一概认为‘霸王条款’。”正因如此,餐饮最低消费就这么似是而非地存在着。

About...

“三证149期玄机图合一”看起来事小,六个彩第086期搅珠结果给群众带来的便利却不少少填了许多表,少

热门阅读

随便看看